co co

yzlin:

    知道灭亡无法避免。

            却依然守护着,

                   这就是王的气度。


【76r】低语③

权王万丈辉煌گق:


好了,爱你们。
—————————————————————————————————————————————————————————
All around me are familiar faces
周围都是相似的面容


Worn out places worn out faces
破旧的地方 疲惫的脸孔


Bright and early for their daily races
天亮,早起,又是一天的你争我夺


Going nowhere going nowhere
无处可去


And their tears are filling up their glasses
他们的眼睛盈满了泪水


No expression no expression
面无表情


Hide my head I want to drown my sorrow
把头深埋 我想要沉溺悲伤


No tomorrow no tomorrow
没有未来


And I find it kind of funny
我感到有些滑稽


I find it kind of sad
我感到有些悲伤


The dreams in which I'm dying
那些让我濒死的梦境


Are the best I've ever had
却是我拥有过的最好的回忆 


I find it hard to tell you
我觉得这很难告诉你


'Cos I find it hard to take
因为这很难理解


When people run in circles
人们的日子就这样循环往复


It's a very very .Mad World
这是一个太过疯狂的世界


           《Mad world》Adam Lambert


—————————————————————————————————————————————————————————


6.
莫里森整理好了衣领和头发,虽然说它们本来就很整齐。他只是担心那里面的人会把自己当成杀人犯之类的。莫里森一早就想过。他扛着一把不小的枪,要是盖上一层黑布反倒会起反作用———正常人对那么大一个黑色布袋的第一反应大概就是"那里面有一个可怜人被杀了"。
也许他得把面具拿下来。虽然他不太愿意暴露真容,守望先锋名声大噪,很多人对杰克.莫里森的脸熟悉得不行。反正,现在被人突然认出来一定很尴尬。
不行。他对自己说。他得让自己看起来正常一些,更有亲和力一些。说起来,变成温柔和蔼的样子对他而言并不难,或者说那才是真正的他。
没有任何感想。他用冰凉的关节敲了敲门,非常轻。


大概是那些人还没睡醒,隔了好一会才把门开了条缝———一看是一个一脸正直的男人,就放心把莫里森放了进来。
柜台那有个年轻人,低头在笔记纸上写东西。莫里森很礼貌的客套几句,那个看似顽皮的小伙子竟然老老实实的抬头看着他,一副认真听别人讲话的样子。


"你们这最近来过住客吗?"莫里森的语气很平和。
"是的,有一个。"年轻人咬了咬笔帽"昨天傍晚。"
"嗯...你能描述一下他吗?"
"好像和您差不多高,黑色衣服,带着白面具和两把枪。说话的声音很低。"
目前为止这个年轻人说的每一条都与死神完全匹配。莫里森捏着手掌的指节松开了些。
"哦对了。"年轻人一拍自己的手腕,像是想起来了什么重要的事"他好像受了很重的伤,满后背都是血....扔下钱就到楼上去了。"
"我们还担心他止不住血,特地敲门给他把医药包送去,可是他屋子里什么声音也没有。估计是睡着了吧。"
———血?
莫里森突然大脑停机了几秒,心脏也奇怪的静止下来。
一秒,两秒,三秒。
空白过后随之而来的就是心脏的狂跳。他感到肋骨快拦不住疯狂悸动的心脏了。
"你们的房费要多少?麻烦给我一下这个人房间的钥匙。"
"您的脸色怎么突然这么差?钥匙是有的...但是..."
年轻人似乎不想出卖上一个客人的隐私,欲言又止。
"别担心,我们是朋友。你不放心的话就多收我些。"他努力保持着镇定,声音依旧有些变音。
"原来是朋友。既然你要和他一间房那就用不到交钱了。"年轻人犹豫的把柜子里的备用钥匙取出来"那个客人给了我一大沓钱,他好像一点也不嫌多。"
他牙齿有些颤抖,接过那把锈的不知道能不能用的钥匙。
他这种感觉就像多年以前在看见莱耶斯受了重伤被抬进手术室时一样,焦虑而恐惧。就算他变成现在这副样子,莫里森也绝不忍心看着他死———其实仅仅在最开始你才有点恨他,多年后那点报仇的心理和恨意早就没那么多了。那些规则对他确实是不公平的,你很后悔当初自己没能替他换位思考还对他说了那么恶心的东西。大概他当时再多忍几天就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了吧。
年轻人似乎又想对他说什么。莫里森没心情听年轻人废话,在对方开口前转过身去,道了谢就拿起钥匙向楼上跑。


7.
烟暖云疏,天幕澈蓝。柔软的麦子包围在你们四周,偶尔有几只鸟落落停停。
不可否认,这个男人的怀抱很温暖。那样强烈的安全感莱耶斯太久没有感受过了。这是幻觉,他自己明白。能在祥和里让他平静死去的幻觉。
无力挣脱,只想在那个怀抱里融化,想把自己揉进这个男人的每一寸血肉里。曾经的痛恨入骨,他仅仅用一个拥抱就瓦解了这一切。无药可救了。莱耶斯自暴自弃的对男人回搂的更紧。
"加比。"男人温柔的嗅着他的脖颈和脸庞,柔软的唇近在咫尺。


莫里森急切的打开门。屋子里瞬间涌出了血腥味,他借着门外夜灯传来的微弱光亮,他看清了这里———满地都是血,有新鲜的红,也有早就干涸了的暗红,滴滴答答的延伸向床上。
"死神?"
没有得到任何回应。他快步走到血迹的尽头。本来是白色的被子已经被染成红色,有的地方已经像结痂了一样凝固在上面,还有一些像是刚粘上去的,在冷空气的作用下潮湿而冰凉。
不。不,别这样,别让我看见一具尸体。
莫里森把被子掀开一个角。


......


床铺下湿答答的积满了血,这一切的主人占了这张床不到三分之一的面积。他正紧紧的缩着,身体不停的发抖。
"莱耶斯?"
你为什么抱着一团空气?莫里森注视着他迷茫失神的眼睛,对方却没有任何反应。他伸手摸向莱耶斯的后背,找到了一个不小的弹孔,似乎正是自己的子弹。精神世界莫名其妙的被自责塞满,他身上其余的那些大大小小的伤口似乎正在嘲笑自己。


"士兵.....杰克?"在莫里森准备把莱耶斯拖出来的时候他突然把眼神聚了些焦。
他许久没听过自己的名字了。他浑身一热,上前一步抱住他。对方感受到了抱住实物的感觉,轻微的一皱眉。
"加比。"莫里森忍不住去叫他的名字,动作迅速的把他拦腰抱起"对不起....我现在就带你去医院。"
怀里的人听见自己的名字打了个激灵,突然用恢复明亮的眼睛打量起你的脸来。
视线很模糊,只有身体能勉强感受到温度。莱耶斯知道自己是被一个人抱着。


8.
莫里森没时间顾及莱耶斯的面具和通讯设备,把他的长外套拎起来就抱他向外走。平地上还好,在下楼梯的时候他只能小心翼翼的做动作———虽然说他变成现在这样后比以前轻了不少。
柜台边的年轻人正用奇怪的目光盯着你们看,注意到莫里森身后细碎的血迹随着步伐蔓延时,小伙子急忙把医药箱翻出来给他。
莫里森把莱耶斯缓慢放到地上,向他投去了一个感激的眼神。
"他一直没止住血吗?"年轻人有点害怕,跑了两步把医药包拎在你面前。
"看来是这样。你清扫那个房间时估计要费些力。"


莫里森接过医疗包,把钳子用酒精洗过一遍后伸进弹孔里。他在确定夹住那些弹片的其中一枚后快速的把它拽出来,然后用混合了酒精和止血药的棉球塞住一会儿,接着又重复了几次。他看见莱耶斯用不能良好聚焦的眼睛紧张的盯着自己,对方的意识似乎还不在这里。
那个伤口在把异物清除干净再止血后渗血的频率终于变得缓慢起来,莫里森把棉花一直按在那里,等过了五分钟左右就把它拔了出来。五分钟对这个程度的伤刚刚好,可以起到止血的作用,也不会因为逗留太久血小板把棉花和肉体粘在一起。
染血的棉花被完美的拔出来放在一旁,没有造成任何二次伤害。
"是医生吗?你真厉害。"年轻人捡起边缘光滑的棉球,闪烁的目光投降莫里森。
"如假包换。"为了不被怀疑他只能这么说。战场上可没有人像伺候大爷一样给人治伤,如果没有良好的包扎和处理伤口能力估计等到血淌干净了也未必有人管。这是一个老兵多年的经验而已,莫里森有的时候真想去做个外科医生。
这里没有手术线和缝合针,他找了些干净纱布缠上伤口,把所有的东西摆好还给柜台边上的年轻人。
"谢谢...你知道这附近哪有医院吗?"莫里森望了一眼窗外,雪不太大了。他得尽快找到个医院。
"等下。"年轻人说着在食橱里翻出两个袋子,那些是面包干和矿泉水"你们好像一直没吃什么。"
"不要你的钱,你朋友太大方了。"说着他阻止了莫里森翻兜的动作,把那些东西塞进了你的背包"你要是问我医院的话,从这往北走有一个。快走用不了几个小时就到了。"
"但是...那地方好像不太安全。就是个黑医院,动不动就打人的那种。"
"没事的。"莫里森真庆幸年轻人没看见背包里的其他东西,他要是看见那些火箭弹和小刀估计就要以为自己是来刺杀他客人的了。
"你们不会走丢吧?"年轻人朝着他的背影说。
"不会。"莫里森横抱起死神,已经在年轻人不知不觉中走出去了好远。


———呕!好多血!要洗到明年了。
年轻人无奈的盯着远去的身影。


9.(1)


———哦,死神。明知道会死怎么还不求助?死傲娇。
他感觉怀里像抱了坨冰,没有一点温度。莫里森不觉得冷,他把外衣脱下来罩在死神身上。
其实帮他缝完伤口把他扔在医院就行了。至于年轻人说的什么动不动就打人的医院,如果没什么特殊人员就不足为惧,他们打不过死神的。
但是说起来,莫里森更想把他绑架回国。温斯顿大概在前些日子聚集了几个成员想要重新建立守望先锋,他也不例外的收到了电子来信,只是他并没有着急回应。
他要考虑自己是否能接受更改过的一切。至于死神,他大概是死也不想再见到关于守望先锋重建的一切相关消息。他也许会提供黑爪的情报,那其实也是能让你们恢复和平的一个好机会。
———策反他?肯定比登天还难。
噢,可怜又可恨的莱耶斯啊。他看了一眼歪在怀里的他,哭笑不得的帮他把衣服拢紧。


tbc .
————————————————————————————————————


我这周在研究木头加水是怎么爆炸的。老年人除以二的速度打字。